<legend id="h4sia"></legend><samp id="h4sia"></samp>
<sup id="h4sia"></sup>
<mark id="h4sia"><del id="h4sia"></del></mark>

<p id="h4sia"><td id="h4sia"></td></p><track id="h4sia"></track>

<delect id="h4sia"></delect>
  • <input id="h4sia"><address id="h4sia"></address>

    <menuitem id="h4sia"></menuitem>

    1. <blockquote id="h4sia"><rt id="h4sia"></rt></blockquote>
      <wbr id="h4sia">
    2. <meter id="h4sia"></meter>

      <th id="h4sia"><center id="h4sia"><delect id="h4sia"></delect></center></th>
    3. <dl id="h4sia"></dl>
    4. <rp id="h4sia"><option id="h4sia"></option></rp>

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医药服务 > 中医药史

        广东抗疫历史上的中医药——1894年甲午鼠疫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21-03-25 17:48:31 来源:welcome用户注册中医药局 浏览次数:- 字号:

          众所周知,近代中国,社会动荡,民生多艰,但是和平年代的人们,很难真正体会生存在那个时代的苦痛与彷徨。1894年,农历甲午年,这一年,一场失败的海战给了风雨飘摇中的清政府沉重的一击。

          图片

          ▲王铁牛、晏阳油画作品《甲午之殇》

          另外一场甲午之殇爆发在广州——死亡人数可能多达十万人的鼠疫疫情。这次疫情中,百姓满门疫死者常见,《申报》当年的一则报道可见其时惨烈的情况:“某姓,家男妇八口,一日之内死至七人,祗存一女孩,不能出备棺衾,致尸骸纵横,屋内突一偷儿乘机掩入,向女孩索取银钱,女孩令代筹七人身后事,许以事后将室中所有悉数畀之,贼允之,既由市返,则女孩亦已倒毙室中,贼乃放胆搜括所有,不料未及出门,即染疫毙命。”

          被疫情威胁的人们首先向医生求助。当时,中医是主要的医疗力量。当时《申报》评论说:“西人于此事极为讲求,凡其所以防之避之拒之未来之前,止之于将来之际者,无法不备,无策不筹,而独于用药医疗之说不甚有所见闻。而华人则专以用药疗治为先务,此则与西人之用心有相反者。”

          岭南伤寒“四大金刚”中的三位,黎庇留、谭星缘、易巨荪合议鼠疫治法,再三商度,以升麻鳖甲汤承证加减治疗,“分发患者,活人无算”(易巨荪《集思医案》)。民国时期谭次仲的《中医与科学》中说,此法治鼠疫效果达60-80%,他本人应用此经验亦曾治愈过2例。

          李朝栋取法《伤寒温疫条辨》,应用其治温十五方治疗鼠疫,疗效理想:“今岁我粤,瘟疫盛行,余依法治,百不一倾。”谭少珊依法治疫,评价说:“小试其方,应手取效,犹以为偶然也。至三月疫气流行,触目皆是,凡遇此症,随意治之无不立效” (李朝栋《寒温条辨治疫汇编》序跋)。

          梁龙章创立“辟秽驱毒饮”用牛黄、人中黄、石菖蒲等开窍药为主,“创始历年以来,所着方论存活数万”(梁龙章《辨证求真》),他在1895的受聘于广州佛明善堂,1898年受聘新宁新会,1901年受聘于广州方便医院,1904年受聘顺德冲鹤,奔走各地救治。“辟秽驱毒饮”一方,得到民国张锡纯、何廉臣等中原名医的推崇。

          图片

          ▲传染病区

          梁龙章曾行医的方便医院成立于1899年,因鼠疫疫情严峻,而官方救治体系废驰,广州的民间慈善组织善堂赠医施药,救治病人,方便医院是在这种背景之下成立的一所中医医疗机构,也是广州九善堂之首,后来发展为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。上图为方便医院早期传染病区。

          中医的疗效在当时也得到了外国人的认可。粤海关税务司的法来格在1894年的报告中说:“初起之时,一经染及,多不能治,故殒命者甚多,华医群皆束手。迨至将止之际,华医已经探得病源,亦能设法疗治,故痊愈者日见其多。”

          早在广州爆发疫情之前,1860年代,鼠疫已在广东北海出现,甲午后广东各地又时有流行,肆虐的时间长达80余年。各地医家勇于应对,涌现了一批治疗鼠疫的验方如高廉验方、茂名验方、石城验方、高州外治验方等等。一些医家又将治疫经验撰写成书,为中华医学宝库留下了一批宝贵的遗产。

          图片

          ▲罗汝兰的《鼠疫汇编》是现存最早鼠疫专着

          图片

          ▲李守中《时疫核标蛇症治法》探讨鼠疫外治法

          图片

          ▲林庆铨《时疫辨》综论晚清流行的多种瘟疫,而以鼠疫为重点

          图片

          ▲黄仲贤《鼠疫非疫六经条辨》以六经辨证论治鼠疫

          岭南医家的鼠疫着作还有黎佩兰的《时症良方释疑》、黄炜元《辨疫真机》、梁龙章《辨证求真》、黄应均《悍燥症辨》等。学者赖文、李永宸指出:“或许是时势造英雄,清末岭南受鼠疫之祸甚剧,岭南在鼠疫防治方面做出的贡献也最大”(《岭南瘟疫史》)。而这些成就也得益于岭南人锐意进取、勇于创新的精神。

          面对鼠疫这种“前无所依,后无所仿”的烈性传染病,中医取得确切的疗效,说明了中医在治疗病因未明的疾病方面的优势。1894年时流行着一句话:“省港大鼠疫,中医当救星。”■


    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