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egend id="h4sia"></legend><samp id="h4sia"></samp>
<sup id="h4sia"></sup>
<mark id="h4sia"><del id="h4sia"></del></mark>

<p id="h4sia"><td id="h4sia"></td></p><track id="h4sia"></track>

<delect id="h4sia"></delect>
  • <input id="h4sia"><address id="h4sia"></address>

    <menuitem id="h4sia"></menuitem>

    1. <blockquote id="h4sia"><rt id="h4sia"></rt></blockquote>
      <wbr id="h4sia">
    2. <meter id="h4sia"></meter>

      <th id="h4sia"><center id="h4sia"><delect id="h4sia"></delect></center></th>
    3. <dl id="h4sia"></dl>
    4. <rp id="h4sia"><option id="h4sia"></option></rp>

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中医药服务 > 名院名科名家

        【以案说医】陈朝俊:杞菊地黄丸加味治疗特发性震颤

        发布日期:2021-06-23 17:31:03 来源:welcome用户注册中医药局 浏览次数:- 字号:

          图片

          图片

          ▲陈朝俊 welcome用户注册名医,主任中医师、教授、医学博士,广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脑病科主任,广州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、江西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,welcome用户注册首届名中医师承项目指导老师。

          医案是中医临床实践的记录,体现了诊疗过程中理、法、方、药的具体运用,是医家诊治疾病思维过程的表现。历代名家医案是中医药宝库中的瑰宝。我们推出【以案说医】栏目,以期传承精华,启迪我辈,共同进步。

          【基本资料】

          张某某,男性,48岁。 

          【发病过程】

          患者10年余前开始出现右手震颤,情绪激动时明显,随后逐渐加重,伴有左手及双下肢震颤,不能完成持笔写字、夹菜等精细动作,情绪紧张及注意力集中时明显,其他活动自如,曾在外院求诊,无明显效果。

          【首诊证候】

          刻诊症见2018年7月31日初诊,症见双上肢不自主震颤,右手为甚,余无明显不适,平素纳眠可,二便调,查体P75次/分,BP150/90mmHg,心肺腹部及神经系统查体未见明显异常,舌红苔少,脉弦细。自诉外院头颅MRI+MRA未见异常(未见报告)。

          既往史:既往高血压病史,平素急躁易怒。

          【辨证论治】

          中医诊断:特发性震颤【肝阳上亢】。

          治法:治以滋肾养肝,潜阳熄风。

          处方:

          汤药予杞菊地黄丸加味(枸杞子15g,菊花15g,熟地黄30g,山药15g,山萸肉10g,茯苓15g,牡丹皮10g,泽泻10g,珍珠母10g,龙骨15g,醋龟甲10g,蝉蜕10g),并处成药乌灵胶囊,西药普萘洛尔、谷维素、维生素E。

          【随诊过程】

          复诊:2018-8-7

          诉震颤稍减轻,精细动作仍欠佳,余无明显不适,舌红苔少脉弦细。效不更方,嘱其续服前药。

          复诊:2018-8-14

          诉震颤稍减轻,精细动作仍欠佳,现可持笔书写,持续时间可达3小时以上,余无明显不适,舌淡苔少脉细。续服杞菊地黄丸善后,以巩固疗效。

          【按语】

          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言“诸风掉眩,皆属于肝……诸躁狂越,皆属于火”,患者因“双上肢震颤”求诊,平素急躁易怒,病当责于肝及火。又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言“男子……五八,肾气衰,发堕齿槁;六八,阳气衰竭于上,面焦,发鬓颁白;七八,肝气衰,筋不能动”。

          患者发病时年近五八,乃肾水始衰,无以滋养肝木,阴不涵阳,以致肝阳升动太过,加之平素郁怒焦虑,气郁化火,耗伤阴血,阴不制阳而成颤证。

          此虽以肝阳上亢为标实,且舌脉提示尚有湿浊内阻气机,然治病求本,故予杞菊地黄丸为底方,以兼顾滋养肝肾及健脾祛湿,并酌加潜阳熄风之品,诸药合用以调畅气机,以期阴平阳秘。

          此例虽尚不当言“药到病除”,亦可曰“药到症轻”。中医药之治,当详询病史,审其舌脉症,兼虑体质,而细辨得证,方可施药,正如仲景言“观其脉证,知犯何逆,随证治之”。

          郑重申明:

          由于每个人的体质和病情不同,本案中的方药和计量仅适用于本案病人当时的病情。未经中医辨证诊治,不得照搬使用本案中的处方和计量。广大读者如有需要,应前往正规医院诊治,以免贻误病情。


       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